首頁>作家作品>新作推薦

為殘疾孩子立傳——陜西作家網專訪《心語手記》作者黃兆蓮

文章來源:陜西作家網發表時間:2019-07-31

  陜西作家網:黃老師,您好,感謝您接受《陜西作家網》的專訪。您是此次省作協新會員培訓班中年齡較大的,想問是什么讓您堅持文學創作,您的文學初心是什么?

  黃兆蓮:我寫的《心語手記》是獻給我的兒子茍小松。這是一篇寫殘疾人的紀實文,就是寫我的殘疾兒子。他非常優秀,他雖然是殘疾人,但是靠自己的手藝謀生,在家里遭遇重大困境時,是小松挺身而出竭盡全力撐起家里的一片天。這讓我非常心痛和不忍。22歲的小松在參加徒弟開業典禮時不幸車禍遇難。本來那是一塊傷疤,但我卻自尋煩惱地要去揭它。親戚朋友勸我“忘掉吧,何苦傷害自己呢!”可是,我不能,我做不到。我用文字傾訴。兒子不在了,活著的我要為兒子、為社會做點有益的事情。

  整個寫作過程是痛苦煎熬的,又是欣慰美好的。在思考、寫作過程中,我愈加感覺小松是一個多么可愛、多么艱難、又是多么優秀的孩子。我今生遇著他,我又失去他,我若不紀念他,不寫他,愧對兒子,心靈不得安寧。現在,我終于將心中的兒子也搬進了書中,用一種神圣的文學的方式承載、紀念那些逝去的美好而又艱難的歲月。

  一個天真爛漫的孩子,一個聰明可愛的小生命,從遭遇殘疾,與殘疾搏斗,勵志成長,到再遭車禍去世,其中的凄苦和悲愴,那是一部生命抗爭的長卷。

  

  陜西作家網:這部作品您用了多場時間完成,又怎樣的創作困境,您如何來克服這些困難。

  黃兆蓮:15年,我用了15年來完成這部作品。完成近20萬字的《心語手記》,完成一樁心愿和使命。我不完全了解別人寫文章的感受,我自己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,有時甚至是痛苦、煎熬,淚流滿面寫不下去。每到這時,我就鼓勵、強迫自己要堅持,一定要完成!我一定要讓大家看到殘疾孩子們的心靈,他們的堅強和美好品格。15年,在人類長河中只是一瞬間,但是于我,卻是頭上白發添幾多。

  我沒上過大學,只是一個“文革”前,1966年級的高中畢業生。工作后參加成人自學考試三年取得中專文憑。我也沒讀過幾本世界名著、經典文學作品,才疏學淺底子薄,真是“書到用時方恨少”。

  姚敬民老師是我中學時代的語文老師,也是我的寫作啟蒙老師。2002年,我曾問他:我想寫書,怎樣寫?姚老師說,就和你高中時寫作文一樣寫!先寫成干條條。我就把小松的故事,先寫成一條條的。后來是一段一段的。

  我又曾請教老表加老師陳應麟:我要寫一本關于小松的書,怎么寫才能成功?他說,你寫的東西,別人能讀下去,就是成功。別人想讀,一口氣讀完,那就是大成功!這兩句話,我努力了15年。現在,書寫出來了,別人能不能讀下去,想不想讀,喜不喜歡?我心中一直忐忑不安。

  寫作過程中,縣作協許多已經成果豐碩的國家級、省市級優秀作家、作者都熱誠地幫助鼓勵我。姚老師從搜集素材、閱讀、練筆、寫作技巧手把手地教我,為我修改習作持續十多年,直到他中風在床口語不清,還讓我念給他聽,他流著涎水教我改稿。劉培英、張桂蓮老師多年指導并為我修改稿件,李思純老師幫我改稿并聯系出版社。縣政協文史主任黃毅彬、還有吳龍晏、李才林、施群、郭世堂、李佩今等老師為我加油鼓勁。去年,當我信心滿滿地將第一稿拿給宣傳部副部長、縣作協主席胡樹勇,請他審閱,他看后說:“情節太簡單,有骨頭沒肉!”稿子沒過關。知道了差距,我及時找到老班主任魯立人老師和80后的作協秘書長胡世海,在他們的指導下,經過大半年大刀闊斧的調整充實、千改萬改,終于熬成正稿。魯老師還飽含感情地寫了“感慨與期盼—讀黃兆蓮的紀實散文”。柯昌平老弟逐字逐句為我把文字關。已是滿頭銀發的老同學呂農,熬夜苦讀后給我提出中肯的修改意見,確定書名為《心語手記》,并為我寫序。同樣熱愛文學的老同學、水電三局高級工程師陳軍,匯來款項資助我出書。還要感激我的家人,丈夫買菜做飯包攬家務,騰出時間讓我潛心寫作,將愛和思念一并寄于書中;大兒子為我買回電腦、打印機,教

  我操作;上小學的孫子,拿出壓歲錢說要資助奶奶出書。我的單位人社局,非常重視和支持我的寫作,幫我打印書稿,陳小平局長親自電話聯系縣文聯、縣宣傳部有關領導,表達對我的支持和鼓勵;縣殘聯楊峰魁理事長,接到我送去的表現殘疾人勵志的書稿后,非常贊賞,專門召開理事會研究鼓勵支持辦法。省出版局王新民老師為我寫讀后感鼓勵我“一曲悲而不哀的安魂曲”。中國聽力語言康復研究中心主任、全國政協委員龍墨老師也發信息鼓勵我,說作品非常受歡迎。

  感謝所有幫助我的老師、朋友們!

  

  陜西作家網:您是偉大的母親,這是本獨特而意義非凡的書,您帶我們走進了一個群體?

  黃兆蓮:我不知道我偉不偉大,我所走過的路,我的心路歷程,讓我深切體會到母親、母愛是偉大的。殘疾孩子來到我的生命中,他就靠我了,我就愛他了。當母親的責任大如天,母愛能感天動地。我國現有殘疾人8500萬,是一個相當大的社會群體。加上殘疾人家長、家人,就是過億。

  我的孩子在殘疾人學校上學,我經常去看他,照顧他,也認識很多他的同學們,他們都叫我黃阿姨,他們有什么心事都和我說,我非常能理解他們的時間,他們都是非常善良,可以說有非常高尚的品格。我希望能通過我寫的“小我”“小家”,走進這個群體,用心感受并欣賞他們的真、善、美,深切了解體味他們的艱難困苦,他們的堅強堅韌,從而喚起一種強烈的責任感。我們生存的社會,我們周圍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善良的,真誠的。任何時候,再大的災難、不幸,都會遇到援手,總會得到溫暖,因此,生活永遠不要失去信心和希望。這一點我和兒子尤其體會深刻,我用一生去感恩都覺不夠。同情、鼓勵是一種力量,路還要自己走。你是你的天使,只有你才能拯救你;你是你的敵人,只有你才能打倒你。

  我和孩子一道經歷的苦難中,那些最苦、最難的事情,像家人“下海”中的遭遇,小松車禍后出事地法院對生命的褻瀆不尊重,對這些我不 想去說,不忍寫,也無法在一部文章里說清楚。只好讓它隨風逝去。

  但愿這本書在挖掘殘疾人的人性光輝,體現殘疾人積極向上,奮發務實的精神風貌等等方面表達得感人、到位一點;我更 希望這本書能沖出感情氛圍,走出小“我”,透過現實生活點點滴滴的描寫,讓我們每個幸運的正常人,走進殘疾人世界,特別是聾啞兒的世界,思考殘疾人的命運,進而關心改善殘疾人的命運。如果是這樣,我就心滿 意足了。我相信長眠地下的殘兒,也會心滿意足。

  

  黃兆蓮,女,陜西省安康市石泉人,市、縣作協會員,《向陽老人》文學編委會成員,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員。1966年高中畢業,1968年下鄉插隊,1971年招工返城。當過農民,進過工廠,干過商業,落腳于行政,現為人社局退休公務員。因為殘疾兒子,2002年進入文學領域。用15年學習、耕耘,只為這本書。

  

書記信箱 陜西省作協
微信公眾號
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捷